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 > 正文

《曲终人散》曲终人散10

时间:2021-03-10 08:49 已有: 位访客

第十三章期末考试
1
期末考试终于在我们的惶恐中来临了。因为计算机基础,大学生思想教育与政治,体育都是选修课,所以只要是平常都去听课的同学成绩都是优秀,而像我这样经常不去上课的居然也得到了良好,我非常感谢老师对学生们的理解。我高呼:理解万岁!
三门选修课都是合堂课,这使我们有了充足的理由不去上课。
计算机课,我们都是在有上机课的时候到那里免费上网,为自己省钱。如果是讲述理论课的话,就在宿舍休息或者去网吧上计算机课,老师点名的时候让同学随口说一声“到”就可以了。
就是这种情况,有一次却露馅了。那天,我还是觉得没有必要上计算机课,于是我通知了朱鸿睿负责老师点名的时候喊到,我又唯恐朱鸿睿因为瞌睡忘了,于是又告诉了马刑伟,结果,上课老师点到我的名字的时候,居然有两个人一起回答,老师疑问,你们班有两个叫赵旭的吗?我这里怎么只有一个名字?
大学生思想教育,简称“大思。”每次上课都是合堂,而且很多时间都是看一些革命影片。看看我们祖国回忆暗淡的过去、品味美好的现在和展望辉煌的未来,我们都附和着,老师也因为我们马屁拍得成功,从来没有点名。所以“大思”课基本上没有去过。
体育课是我们最喜欢的课了,我和牛逸风选修的是足球。依靠我们那些过硬的基本功,考试过关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是我发现很多都选择了交际舞。我深感疑问。我认为男生内心的理由就是:那儿女的多,跳舞的时候一男一女搭配,跳舞不累。顺便手上可以带有附属动作占女生的便宜。那些男的旱得都已经饥不择食了。他们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我为那些被虎视眈眈的女生感到了担心。男生表面的理由:男同学热心帮助女同学,而且手把手地教,即使他们也是初学者,以赛代练。还算是理由的理由:交际舞老师比其他老师教得好。不是理由的理由:交际舞在室内上,有音乐,不累。
但是,大学英语,解析几何和数学分析都是必修科目,只能靠自己还有朋友们的帮忙了。这三门课程,分三天考完,每天一门。
先考大学英语。考前,牛逸风带给了我一个好消息:“因为英语是全院一起考试,有个系漏题了,我把考试资料给你拿来了。”
我感动地说:“吃水不忘挖井人。考完以后,我请你吃饭。”
“考完再说吧。考试要紧,赶快背背。”
就这样,从来没有及格的英语,在泄漏的试题和我超强记忆力的配合下,第一次在英语试卷上,感受到了下笔如有神的感觉。这是我在以前做梦都感觉是不可能的事。大学的第一次英语考试是如此的美好。
中午,我约了牛逸风两口子一起吃饭,才知道他女朋友的名字叫张蕾。跟个男生的名字一样。为了报恩,我没有选择那些古代女性以身相许的做法,那是不现实也是不可能的。我们又来到了那家饭馆,服务员看见我们,就像看到了瘟疫一样躲着走。我们不高兴了。
“大姐,你怎么了?看见我们怎么走了啊?”我生气地问。
“没有啊,我是去给你们拿菜单啊。我们的活动已经取消了。这次啤酒可不是免费的了。”服务员提醒地说。
“这个我知道,当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的时候,我们都感到惋惜!”牛逸风说。
“看来我们上次吃饭,给她留下了深刻而又美好的回忆。”我对牛逸风说。
“看起来没错。今天就喝一瓶算了,下午还得复习呢。再说,它也不免费了。咱们也都开始经济危机了。”牛逸风体谅我。
“好。大姐,来两瓶啤酒吧,我们来个大盘鸡,再来个油炸花生米和三盘炒面。快点啊!今天就不多喝了,您也少受点累,下午忙着准备复习呢,明天还要考试。”我催促着。
服务员好像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好像没听清似的:“真的?要大盘鸡吗?而且今天不喝酒了?”
“嗯!大姐,我们真的要大盘鸡。你给厨房的师傅说一下,让他做得实惠点。我们今天喝两瓶就够了。放心吧!”
“好的。你们先等着,我这就给你们报,马上就来。”服务员兴高采烈地跑进了厨房。
“大姐,您慢点,别摔倒了。”我关心道。
“你挺关心那服务员的,怎么了?人家服务员你都不放过?饥不择食了?”牛逸风调侃道。
“靠!你把你兄弟想到哪了?咱再差也不可能和服务员乱搞暧昧关系吧。虽然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也要门当户对啊。主要上次咱让她受累了,而且,她还很友好提醒咱们要多吃菜,少喝酒。”我解释道。
“那好,咱们以后多照顾她点生意。多来这里吃饭吧。好让她继续关心咱。”牛逸风说道。
我点点了头,表示默认。
“啊呀!你拧我干什么?我又没有招惹你。”牛逸风忽然对张蕾说。
“你这花花牛,我在你旁边,你就敢这么放肆!你已经触犯了原则性的问题。”张蕾辩论道。
“我怎么了?不就是和赵旭一起吃饭,照顾人家生意吗?”
“不是吧?我看你的眼神就不对。”
“什么啊!主要是人家这一家的饭好吃,难道你认为我和服务员会发生什么关系?”
“我才不管你呢!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你想歪了,她长得比你还难看,我会要她?可能吗?”牛逸风实话实说。
“你……”张蕾气得说不上来话。
“不对,她没你难看,错了,错了。你比她难看。”牛逸风饶舌道。
张蕾气愤地说:“我这朵鲜花怎么会插到你这堆牛粪上了?真不知道当初是那根筋不对。”
“呦,你可别这么说,这是上帝对你的眷顾,您老人家就这摸样有地儿插就不错了,更何况是我这么优秀的牛粪让你插,赶紧偷着乐吧!”
张蕾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怒视牛逸风。
“好了,好了,吃饭吧。饭都上来了。下午还复习呢!”我劝解道。
“赵旭,国家政策还是对的,就不能早恋,你看看摊上这个媳妇,我受苦了,整天受到虐待。”牛逸风略带哭腔地说。
“嗯,感觉到了。”我笑着说。
张蕾不好意思地看看我们两个,笑了起来。
下午,我开始着重研究解析几何,我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小抄,默默地记着。啤酒和知识混淆在我的肚子里,使我有了拉肚子的冲动。我拿了一根“帝豪”和卫生纸跑到了厕所,我希望不要把我肚子中仅存的“墨水”拉掉。
第二天清晨,我没有按照惯例去厕所排泄,主要是担心好不容易积攒下来那仅有的知识,会随着大便一起排出体外,但又不能久居腹中,我算好了时间,只要中途老师不延长考试时间,坚持到考试结束应该可以。排泄废物只是时间问题。我直接洗漱完毕就去餐厅吃饭了,我特地买了一根油条和两个茶叶蛋,以图吉利,然后带着满嘴油腻去了考场。考试铃声响起,两个监考老师手拿试卷到了教室,如同两个门神,前后各一个把门。两个老师都是眼大有神,学校应该派他们去做门卫的兼职工作。
他们让我想起了高考时的紧张气氛。在六月七日的早晨,我也是这样奔向考场,当时也是两个老师监考,并且是一男一女,而且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圆圈在我们身上扫来扫去,犹如抗日时期日本工兵拿的扫雷器。当发出“嘀嘀”声音的时候,其中一个异性老师维持秩序,另一个同性老师开始了搜身。看他们繁琐的检查,我当时真想拿着准考证对他们说:“太君,我是良民大大地,不是八路地干货。放俺进去吧!改天一定请你到饭店米西米西。”就这样,一共经历了四次临检,我都是安全通过。
考试开始了,我看了看手机,有信号也有电,然后把它放在了袖子里面,等待着来自袖子里的震动。我想如果期末考试如同高考,有屏蔽,又搜身,那我就真成傻逼了。我把题目大致浏览了一下,发现了竟然有一道例题在其中,就是我问马刑伟的那一道,凭借记忆力我大致写下来了,满心欢喜。
剩下来的大题我都把小抄上的有关公式都抄到了卷子上,虽然它们和卷子上的试题结合不到一起,但是我还是希望老师看在我勤奋的基础上,可以悲天悯人般地给点分数,以凑到及格的分数线。
这个时候袖子里面犹如老鼠震动了一下,当时考试紧张的神经一下子绷直了。我想,周一轩不亏是好学生,这么快就写完了,效率就是高啊!我观察了周围的敌情:前面的老师在用挖耳勺掏耳朵,后面的老师在用小拇指抠鼻屎。我觉得安全了,轻轻地把手机移到袖口处,看信息。
我靠!信息上面的字幕是:中国移动关爱提醒,你的余额仅剩0.75元……,我在担心手机停机的同时,也讨厌移动公司不切实际的提醒。我马上关闭了信息。继续答题。
不一会儿,手机又一次震动了,我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周围的情况,同学们都在认真的答题,两个老师的动作基本没有改变,我真佩服他们耳朵里和鼻孔里的货物如此之多而且都挤压在这小小的空间里,我更佩服他们的执着,坚持不懈。他们会不会有洁癖啊?到了不能有一点脏东西来玷污自己圣洁的身躯。但是我没有过多地考虑老师个人卫生问题。我知道正在考试,已经没有心情考虑这些无关考试的问题了。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真的是周一轩的信息!终于盼到了!他提供了所有的选择题,判断题和填空题。我知道了,什么是朋友,朋友就是在你最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考试的时候短信送答案。由于得来不易,我马上把答案从手机上面挪到了试卷上面,我觉得这是考试的弊端,如果为了检测学生真实的成绩,把所有题都改成证明题和应用题,那么这时候我就只能傻眼了。我越想就越觉得可笑,并不时地发出了笑声,这笑声引起了周围同学和监考老师的注意,他们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并且,有一个老师放弃了抠鼻屎的宝贵时间,来到我面前说:“同学,卷子是不是哪里印错了?”
“没有。字迹清晰,条理清楚。”我实话实说。
“那就好,赶快答题吧。”老师继续着原有的动作,并不时地用一张试卷擦拭着小拇指。
考试结束了,我松了一口气,忙着准备最后一门数学分析,完成这最后的战役。我开始想想有什么计策可以瞒天过海。
下午,我用了一支铅笔,在桌子上面开始记录着概念和公式,经过一下午的奋战,终于,笔记满满地都显示在桌子上,只要用哈气一吹,就立刻呈现。我发现了二氧化碳的作用还可以用于考试。平常的时候根本看不见,因为光学折射,所以,不必怕老师可以轻易地窥探到自己的劳动成果。
还有就是,考试的时候临场发挥,看能从旁边的同学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以供参考,顺便帮他们检查一下正确率。
最后一门考试在第三天的早上如约而至。依照原先的计划,我开始了地下党似的工作。一开始,先把桌子上的信息按部就班地抄在了试卷上面,然后,我开始了休息,闭目养神。等待其他同学好好做卷子。
不一会儿,我就觉得无聊了,不断地把目光投向窗外,想到这就是最后一门了,想想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这样要安全度过了。我的心情就豁然开朗,兴奋不已。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估计他们完成得差不多了,就开始交头接耳,发出我们事先安排好的暗号。他们也守信地把卷子不停地往我这边挪了挪,我觉得斜视对眼睛不好,他们就恰到好处地给了我一些纸条。真是服务态度一流啊。
灾难性的考试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我进行了论功行赏,犒劳了有功的同学们。谢谢他们发扬了中华儿女互相帮助的伟大精神。我认为这次考试,应该可以及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