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 > 正文

【柳岸】晁盖与宋江两条路线的斗争(随笔)

时间:2021-02-12 03:51 已有: 位访客

通观水浒全书,虽然说聚义的源头在晁盖这,但若不是社会上普遍的压迫与反抗的大戏轮番上演,晁盖这当初的七人组也只能做公安部督办的A级通缉犯,被抓砍头是迟早的事情。水泊梁山成了逃犯们的逃亡圣地,二龙山的大旗遥相呼应,社会秩序混乱哪儿都能成为冒险家的乐园。
   晁盖的工作能力和理论水平是有限的。金圣叹说:“一部书前后凡叙一百八人,而晁盖则其提纳挈领之人也。”但提纳挈领之人却并未能走得更远,为何?我们先看他的出身:原来那东溪村保正姓晁,名盖,祖是本县本乡富户,平生仗义疏财,专爱结识天下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不论好歹,便留在庄上住;若要去时,又将银两赍助他起身;最爱刺枪使棒,亦自身强力壮,不娶妻室,终日只是打熬筋骨。晁盖作为一个村干部,没有长远的政治理想,也不象读书人一样想着悬壶济世,更未想到要救大宋子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所得的那一套富贵,他并没有像陈光标一样,做梦要把银子撒向全世界。一个人的世界观也大致决定了他所走的路径。
   因为宋江的通风报信,晁盖是感激的,从内心也是敬重的。但自从宋江一干人等到得梁山,晁盖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晁盖作为名义上的梁山最高领导人,他对梁山的规划和路线大约是这样的:摸着石头过河,稳中求进。而宋江就有城府得多,他想的最多的恐怕是他自己政治抱负,那就是出将入相,青史留名。宋江嘴上的梁山弟兄,终究不过是他进阶的砝码而已。最后连李逵这样忠心的兄弟也下得了手,说明宋江的确是做大事的人,颇有政治家的气魄。
   在梁山的前途上,晁盖主张守成,那就是维持现状为妙,公司经营得好就抢占其他市场,不然就小打小闹也能快活多年。这和宋江一心想着招安是不相及的,宋江急切的想扩大梁山影响力,以期望得到朝廷的重视。所以,他的动作越做越大,有时候狂飙突进,运气又不是一般的好,所以宋江未做头把交椅之先,似乎已有山寨之主的做派。
   根据现有资料,还没有证据证明晁盖的死一定和宋江有关联。一个团队内部的争斗其实也是刀光剑影的,尤其这是两种路线之争。晁盖即使不去曾头市出那次洋相,在山寨内部可能也会落得大权旁落,如果进一步成为宋江的阻碍,则被其谋害是迟早的事情。这样分析下来,晁盖是不得不死啊,好在他也死得及时。晁盖死前说的谁为其报仇就做第一交椅,其实是无病呻吟,它所表达的意义就在于将晁宋矛盾明朗化了。不然谁都知道,晁盖闭着嘴死,宋江接位是必然的,而晁盖说了这样无用的话,是多少想给宋江的上位多添点阻碍罢了。本来有一场残酷的路线之争的窝里斗,终以晁盖的死而优雅落幕。
   宋江不光运气好,还喜欢装神弄鬼,所谓梦入九天玄女亲授天书,无非就是制造舆论炒作自己。“娘娘法旨道:宋星主,传汝三卷天书,汝可替天行道:星主全忠仗义,为臣辅国安民;去邪归正;勿忘勿泄。宋江再拜谨受。”连招安的理由都想好了。
   从梁山最后的结局来看两条路线之争,会有什么意义呢?书看到底才知道所谓招安,富贵也是暂时的,被朝廷当枪使,自己是从良的强盗再去杀正在做强盗的强盗,最后满盘皆输,输得透彻,梁山那点本钱全玩完了。谁是最大赢家,当然是朝廷。而当初宋江的投降路线除了几个有头脑的头领感觉不对劲以外,大多人还是认同与拥护这样路线的,人们盲目认为跟着押司走会有花不完的银子,招安以后的富贵生活是垂手可得的。其实朝廷岂是这等让你想反就反,想招安就招安的简单?
   从如果这个角度来看,若是没有宋江这个人,晁盖当头领会能维持梁山多久呢?应该比招安来得长久些,但也终究走不出覆灭的结局。历史上真实的宋江起义不是自己想去招安的,而是在战场上兵败投降的。当时战争的规模发展到了海边上去,宋江势大,但终究敌不过算计,英雄总有路短时,可叹反抗之路的艰辛坎坷。
   为什么最后两条路线都走不出覆灭的结局?这是因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以小规模的反抗,总是不给力的。当初为什么没有人提出第三条路线呢,那就是联合其他起义军,尤其像方腊那样的,由点连成片,这样胜算的可能性会很大。可能根结还在于不论是晁还是宋,都没有彻底推翻政府的决心和勇气,也没有先进的组织理论可以学习,更没有国际大环境的有利优势,比如外族强势入侵等,这样一来,一切结局都是注定的。
   从几千年的农民起义史,也可以看出很多问题来,如陈胜吴广,皆怀必死之决心而号令天下,没有必死之决心,还是不要起事得好。因为起事不是过家家,一切不可以重来,革命的目的是或许去拣条命,而不是吃肉喝酒。起义军内部不团结,是起义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很多时候,革命的成果也被职业流氓所窃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