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 > 正文

桃花•女子" target="_blank" style="color:blue"

时间:2021-03-12 11:18 已有: 位访客

天气一暖,春风一吹,桃花就灼灼耀眼了。
   她喜桃花,不为别的,桃花真的好看。繁茂的绿叶间那一朵朵藏也藏不住的娇羞的花朵儿,颜色,样貌都是柔和妥帖人心的美,淡淡然然,静静默默,不闹腾,不喧嚣。
   每年桃花一开,她就开始想念那个女子了。她是她儿时的老师。她是那年阳春三月桃花开时来给他们代课的。她记得她来的那日,阳光比以往任何日子都要明媚,甚而有点闪眼。坐在窗口的她,正凝望着窗外花圃里的桃花出神。一回头,她就看见她站在讲台上了。讲台上的她皮肤白皙,面色绯红,眼神羞涩。她凝视着这个年纪小小的代课老师,恍惚间,她觉得她就是一朵灼灼开放的好看的不得了的桃花。淡淡然然,静静默默。后来她知道她的名字叫静,心里不由得对这个年纪小小的代课老师产生了更强烈的喜欢。
   乡下小学的学生比较少,只有毕业班和一年级的学生才拥有独立的教室,其他的都是两个年级的学生共同拥有一个教室,不同年级的两班学生背对着彼此坐在教室里。学生少,老师更少。一个教室两个年级的学生共有同一个语文老师,同一个数学老师,没有其他老师。老师少,老师也老。老了的老师只教语文,数学。老了的老师不教音乐,不教体育,也不教美术。
   静老师来了,这个教室两个年级的孩子有福了。她不仅教语文课本上的知识,她还教他们读诗背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那些诗被静老师读的很美很美,她发现原来语文是门美妙的课程,那些诗真好,从那时起她爱上了中国诗歌。静老师也教他们唱歌。她记得静老师最喜欢唱那首《送别》,“长亭外,古道边,碧草芳连天……”静老师那柔和的嗓音里有说不出的感伤,每每都令她有点想哭。静老师还和他们一起上体育课,虽然那些体育课不能叫真正的体育课。静老师和他们一起跳绳,踢毽子,掷沙包,荡秋千……多年后,她依然认为那是她上过的最好的体育课。
   静老师指导的学生作文在市里获得了一等奖,校长特别高兴,他同意静老师带这个教室两个年级的孩子们出去野炊。孩子们真开心,半天不上课,又可以疯玩半日了。他们兴高采烈地生火,做饭,游戏。只有她同静老师安静地坐在桃花树下。“老师,你真好看,像桃花一样好看。”她忍不住抬头望向静老师。静老师羞涩地笑了,那浅浅的酒窝像是桃花蕊上晶莹剔透浑圆的露珠。“不能上学,来这里教我们,你伤心吗?”傻愣愣的她傻愣愣地盯着静老师。“不伤心,不难受。早点来代课,这样也好。弟弟妹妹也要上学。”静老师不再说话,闭着眼靠着桃花树。一朵桃花慢悠悠地飘落在静老师乌黑的头发上。她想伸手帮静老师掸去那朵落花,但终究没有伸出手去。
   一晃,三年。静老师已经做了她三年的语文老师。这三年里,她每天最期待的就是见到静老师。她不再生病拉课,不再走亲戚拉课,不再因为刮风下雨拉课。每天她都早早地到了学校,只为早一点见到她。
   又到了阳春三月,三年后的桃花开的比三年前静老师来时还要繁茂。她爬上树想折几枝最美的桃花送给静老师。她抱着满怀的桃花枝笑意盈盈地看着静老师走过来。但这一次静老师没有对她笑,静老师的眼睛红红的。
   静老师要走了,要嫁人了。静老师远房亲戚的儿子看上了静老师。那家人答应供静老师的弟弟上高中上大学。
   “老师,你真的要走了?”她冲上前紧紧地抱住静老师。
   “嗯,走了。早点嫁人,这样也好。”这样不好,根本不好。她望着静老师远去的背影,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
   此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静老师,也没有听过任何静老师的消息。她以为她不见不听,静老师就可以一生幸福。
   今年的桃花又开了,依然淡淡然然,静静默默。那个桃花一样的女子又开始让她想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