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经典台词

花千骨经典台词

花千骨经典台词

1、白子画,你若敢为你门中弟子伤她一分,我便屠你满门,你若敢为 天下人损她一毫,我便杀尽天下人!——杀阡陌。

2、高尚情操?这仅仅是一个词?还是奉献出自己幸福,牺牲了自己的一切的人才会有的一种感觉?我此生心系长留,心系仙界,心系众生,可是却从没为她做过什么。我不负长留,不负六界,不负天地,可是终归还是负了她负了我自己。——白子画。

3、我没有师父,没有朋友,没有爱人,没有孩子,当初我以为我有全世界,却原来都是假的。爱我的,为我而死,我爱的,一心想要我死。我信的,背叛我,我依赖的,舍弃我。我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求,只想简单的生活,可是是老天逼我,是你逼我!你以为到了现在,我还回得了头么?——花千骨。

4、白子画,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我可有见过你?——花千骨。

5、她,从今日起,便是我长留上仙白子画的徒弟。——白子画。

6、我白子画此生只收一个徒儿。——白子画。

7、什,什么?他的千年冰莲啊!他大老远从极北苦寒之地移植过来,悉心种了百年了,好不容易今年才开了两朵。她,她,她……白子画望天长叹,一脸哀悼:“花小骨,罚你今天晚上不许吃饭!”——白子画。

8、“那你去收拾行李吧,明日起程。”

“是。”花千骨慢慢往殿外退。

“路上一切听你十一师兄安排,不要乱跑。”

“是。”

“衣物多带些,路上夜里会很冷。”

“是”

“把糖宝也带上,必要时它能帮忙。”

“是。”

“去药阁里取些血凝花和回清丹带上,如果受伤的话用得着。”

“是。”

……

“小骨?”

“啊?”

“一路小心,注意安全。”

“知道啦,师傅,哈哈哈……”

9、“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我都说了不可以了!”

“就让我看看嘛,一下就可以了,长得丑我也不尖叫,长得滑稽我也不笑,长得帅我也不流口水,也不跟任何人说好不好?”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10、杀阡陌眯起眼睛看着花千骨一身的血,嘴角微微抽动着。她不知道他听到她从未吹过的哨音一声更比一声急促而尖锐的响起,划破他的耳膜,声声催命。他是如何疯了一般,御剑御风都不够快的急召唤了火凤,从魔界拼了命的往这里赶来的么?是不是只要他再晚一点,就再也看不见她了?

11、哎哟,我的千古啊,真是我的千古啊,奶奶个熊,怎么五年没见,你不但一点没长大,变得又黑又胖,居然还从一个男娃长成女娃了啊,苍天啊……——轩辕朗。

12、暗影流光,暗影流光,好一个暗影流光!你是暗影,他是流光。亏我闻遍百料,识尽千香。居然没有闻出你香中对他所含的浓浓情意!子画啊子画!你收的好徒弟啊!!哈哈哈哈!——紫薰浅夏。

13、心头几多幸福又几多苦涩。够了,都够了,骨头,你的前一吻已经还清了你欠异朽阁的所有债。而为了这一吻,我东方彧卿从今往后会把所有都给你,为你做我所能做的一切。——东方彧卿。

14、花千骨也是本门掌门,岂可轻易交由长留说杀就杀!今天就算拼了整个茅山派,也绝对不会把人交给你们!——云隐。

15、长留弟子花千骨,罪不容诛,三尊仁慈,弟子甘愿伏法。只求三尊开恩,不要逐我出师门。哪怕魂飞魄散,弟子也毫无怨言。——花千骨。

16、“花千骨是长留乃至天下的罪人,却究竟是我白子画的徒弟。是我管教不严,遗祸苍生,接下来的刑罚,由我亲自执行。”

周围一片哄然,落十一等人都傻掉了。花千骨惊得更是面无血色,颤抖着双唇连连摇头:“师父,不要……”她不要!她不要!无论什么苦痛她都可以承受,可是如果师父亲自动手又叫她如何承担?

花千骨拼命的向后爬着,在地上拖出一条长而惊心的血迹。

可是逃不掉,她怎么可能逃得掉?只能眼睁睁看着白子画一步步向她走了过来。

“我错了,徒儿知错了,师父……”她孩子一样慌乱无措的哭了起来,依旧没有泪,可是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害怕。

白子画依旧面无表情,弯下身子,从她身上抽出了断念剑。

花千骨完全呆住了,师父竟然……竟然要用断念。那是他亲手赠给她的啊!里面寄予了她多少美好幸福的回忆,她从来没有一刻离身过。可是,他竟然要残忍到用断念剑来处罚她么?

“师父,求你,不要……至少不要用断念……”她一只手抱住面前白子画的腿,一只手使劲的抓住断念剑的剑柄,惊慌失措的低声恳求着,鲜血染脏他雪白的袍子。

白子画眉头深锁:“我当初赠你剑是为什么?你太叫为师失望了……”

说着想要举起剑来,却惊异的发现断念剑凝固在空中,呜呜作响,半点都不肯动。它跟随花千骨已久,虽还达不到人剑合一,完全臣服,但是亦有灵性,怎么肯出剑伤她。

白子画无奈摇头,好一个断念,明明是他的佩剑,这才几年,却竟然连他也使唤不了了!

“今天我用你用定了!”白子画大怒,手指狠狠在剑身上一弹,真气顿时注满剑身。

“不要!师父!我求求你!我求求你!”花千骨哭喊着,用力的伸出手去,却只从剑上抓下来了当作剑穗挂着的那串宫铃。

手起剑落,没有丝毫犹豫,花千骨身上大大小小的气道和血道全部被刺破,真气和内力流泻出来,全身经脉没有一处不被挑断。

花千骨死尸一样倒在地上,微微抽搐着,眼神空洞,面色呆滞,再不能动,合着消魂钉留下来的窟窿,鲜血几近流干。

不光失去仙身,失去所有的法力,她也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别说行动,就是直起腰甚至转动脖子都再做不到。

白子画高高的俯视着她,将断念剑随手一弃,扔在一边地上。沾了她的血,断念已经比废铁还不如了。

绝情断念,绝情断念,他永远不会知道她对他的感情,更不会明白断念剑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把她拖进仙牢最底层,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去看她或者送药。”

花千骨死了一般,睁着大而空洞的眼睛,没有半点反应的被人抬了下去,鲜血洒了一路,手中却始终紧紧的握住那两个小小的铃铛。

17、我白子画的徒弟,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有人有异议么?——白子画。

18、长留弟子听命,上仙白子画革去长留掌门一职,暂由世尊摩严接任。余下的六十四根消魂钉,就由本尊代孽徒承受,即刻执行。——白子画。

19、骨头,我来接你回家……——东方彧卿。

20、东方彧卿以为自己知道太多事,看过太多生死,虽不如白子画绝情,骨子里却终究是凉薄。一次次轮回,一次次抉择,一次次生死,对这尘世多少有了几分疲惫和厌倦,然而责任已经成为习惯,就算早已堪透,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放得下。

21、白子画,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我东方彧卿插手不了知道不了的,你以为小小的蛮荒,能难得住我几时?我非要将骨头从蛮荒带出来,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命!——东方彧卿。

22、傻瓜,你以为我爱的是琉夏,一直把你当成她么?你跟她对我同样重要,可是我对你有一点却是不同的。知道她喜欢竹染我会生气,可是看见你和别的男子在一起,我却是会吃醋啊。——杀阡陌。

23、看着她和东方彧卿一起出生入死,看着她和杀阡陌亲吻缠绵于众人之前,她的心已经离他越来越远。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更不明白那股一直隐忍未发的怒火是从何而来。他只是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他所做的,都是对的。

24、不要走,你不是要我救小月之后和你一起走,再不问人间世事,你也不做异朽阁主了么?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求你不要走!不要抛下我!东方~~。——花千骨。

25、东方彧卿向来世借了五年寿,来换取今生多陪你一年。下场……是不得好死。——白子画。

26、白子画,我身上这一百零三剑,十七个窟窿,满身疤痕,没有一处不是你赐我的。十六年的囚禁,再加上这两条命,欠你的,我早就还清了。断念已残,宫铃已毁,从今往后,我与你师徒恩断义绝!——花千骨。

27、白子画,你还是不肯爱我么?既然如此,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一起死?——花千骨。

28、白子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花千骨。[3]

29、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让我亲手杀了你之后,留我一个人?

想要什么,你说就是了。不管对的错的,我都给你。

爱给你,人给你。

六界覆灭干我们何事?这些人是生是死干我们何事?

我带你走,去哪里都可以,你想怎样行。

只是不要离开我……

……

30、“她虽然一次次被你伤成那样,一步步被逼成妖神,看似残忍冷漠,可是其实从未变过,甚至从未怨过你。在霓漫天死的时候便已决定放下一切,开始炼化神器,想借助女娲石让她所爱所伤害到的一切都复原再生,让六界回归妖神未出世前的和平,也想一死得到解脱。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逼你亲手杀她,借此来伤害你。是你最后,又逼着她恨了你。”

“其实,她一直有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肯面对,不肯信任。就算到最后,天下和她,你选了她,不肯杀她,她也会自绝于此,让你情义得以两全。对于这点,你潜意识里其实也是知道的,只是你不敢赌,不敢相信她,不敢用六界来冒这个险,宁愿选择跟她同归于尽。可是她偏偏就不肯如你所愿,非要让你活着,去承担你所做选择的结果。死有何难,最怕的是孤单而内疚的活。”

“女人很可笑吧?总是宁肯把一切都押上,只为了证明你是爱她的。更可悲是花千骨,明明知道结果,还是心甘情愿被你再伤一次,只是想看看她在你心里到底有多重要。其实,你哪里又会对她有一丝慈悲和怜悯呢?你心疼你内疚,可是这些年,你只坚持你认为正确的,从来没有设身处地为她考虑过。如今,你就永生永世看着,守护着这个你用最爱的人的性命换来的世界吧。”——竹染。

31、“小骨在哪里?把她还给我!”

杀阡陌笑得如花妖冶:“我不会再让你再见到她的,大不了你杀了我。”

白子画一根根将他手指掰断他竟半点反应都没有。

“白子画,你再狠也狠不过我,我不想说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逼出。我不会再让你见到小骨了,不会再让你去伤害她。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整整三十年的绝望和痛苦瞬间爆发,小骨在他手上,他知道自己其实拿杀阡陌没有任何办法。

腿一软几乎要跪下去,语气坚定声音却沙哑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只求你把她还给我……”

他后悔了,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为何所有人都不信呢?他会照顾好小骨会补偿她,再不让他受半点伤害。

杀阡陌何曾见过一向清高傲岸的他那个样子,心头一时也酸了。

小不点,你若在,愿意原谅他么?会不会怪姐姐自作主张?

他疯癫为你,痴狂为你,内疚、后悔、思念、寻找,整整受了三十年的折磨,是不是也够了?

你愿意再给他最后一个机会么?

32、“师傅,是我错了!不关东方的事!你要杀就杀我吧!我是真的喜欢东方想要跟他走!求求你成全我们!”

白子画一阵晕眩,世事仿佛突然翻转了过来。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为什么他最深爱的女子会跪在地上求他成全她跟另外一个人?

小骨,你最爱的人,难道不是师傅吗?

面上变得一片茫然无措的神情,忆起那日她要杀霓漫天犯下大错,跪在院子里一个头一个头磕着,天下着大雨,满院子都是血,所有的桃树,一夜便枯死了。

才多少时间,换个场景,月夜下,他再次跪在自己面前,却是要求一个离开?

可是她走了的话,自己怎么办?

他已经一无所有,不属于仙界,不属于长留,天下之大, 没有他的位置。除了小骨,他在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

没有选择的权利,更没有解脱的权利,如果最后连她都离开,他还剩下什么?

小骨,你不是答应永远不离开师傅的吗?

白子画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那个他,喉咙一咸。转头看着东方彧卿。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

“师傅!不要!”

花千骨只看见白子画指间一道银光射出,瞬间将东方彧卿笼罩。

光芒映衬下东方彧卿的笑容变得有些诡异,却只见另一道光打了过来,巨大的轰鸣爆破声,青烟四起。白子画飞了过去,然后重重的跌在地上。

花千骨站起身来,满脸血污,眼睛睁得大大的,亮的吓人,愤怒中带着一丝邪魅。

“不准再有任何人,在我眼前伤他!”

空气中的血腥气味让她仿佛再次回到肝肠寸断的那天,眼睁睁,眼睁睁只能看着东方,小月他们死在她面前,痛到的心再次活生生被辗个粉碎。决不允许!决不允许这种事在发生一次!

33、当初爹爹告诉尊上你的下落没多久就去世了,否则他说会亲自去杀阡陌那接你回来抚养你长大,可是他没有办法,只能把你交给尊上,然后化作鬼魂一直陪在你身边。其实这些年他从未离开过,一直在暗中看着你成长。他听见你口口声声说要嫁给他,要跟他走,心里是抱了期待的,便一直在等,等你吃下归仙丹恢复记忆的这一天。如果你最终选择是跟他在一起,他哪怕抛弃一切也不会与你分开。可是一直到方才见你恢复记忆向白子画问的仍然是那样一句话,就知道你永远也不可能放下。便黯然交代了我几句,重入轮回去了。——糖宝。

34、---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他轻叹一声,她还是放不下,始终要自己给一个答案。她还在执着,可是至少说明,她还在爱他。

“对不起”千言万语,还有这些年的所有爱惧,都只凝固成这一句话。

花千骨想笑,可是脸部肌肉不听使唤,依旧是面无表情。

是啊,爱情到头来一共不过就只是几句话而已,“我爱你”、“我恨你”、“算了吧”、“对不起”、“忘了吧”……

而他永远只会说着一句。

她转过身,慢慢向天边飞去。

白子画欲挽留的手硬生生停在半空,选择了亲手杀死她的自己有什么资格留下她?

慢慢垂下眼睑,凉薄的唇轻轻合动,再抬头万里晴空已没有了花千骨的踪迹。

他知道,她去找东方彧卿了。而他,了无生意,也该离去。

35、“小骨,叫师父……”

“师父……”只好乖乖由他。

“乖,再叫……”

“师父……”

“再叫。”

“师父……”

……

36、别再想过去的事了,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不伤不死就不是诅咒,而是神恩浩荡。——白子画。

37、他是怕她,那日东方死时,花千骨哭喊着答应跟他一起走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而她死时,一句若能重来一次她再也不要爱上自己,更是缠绕成他永远的噩梦。。

38、白子画,今生所做的一切,我从未后悔过。可是若能重来一次,我再也不要爱上你。——花千骨。

39、一步一微笑,一步一伤心,一步一劫难,尽管记忆再悲伤,我却笑着,不愿遗忘。——花千骨

40、“他是世上最温柔之人,也是最无情之人。我努力了那么多年,从来都不懂他的,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懂也不想懂了,是死是活,他如今在我手里,我想怎样都行。”——花千骨

41、我不相信正,不相信邪,不相信幸福。可是,我相信你!

42、“对不起啊小不点,都是那些该死的家伙不停的缠着我说来说去说个没完,所以来晚了。嘿嘿,半年没见了,想我了吧,是不是等得很心急啊!”杀阡陌一把抱住她在空中甩了几个圈圈。

然后一脸凶悍的瞪着一旁的朔风:“把小虫子带来也就罢了,怎么还带了那么大一个闷油瓶啊!”

因为花千骨的原因他见过朔风几次,因为是极少数完全无视自己的美貌的人之一,所以杀阡陌一直耿耿于怀的记得他。看吧看吧,又把脸别过去了,眼中波澜不惊的,口水捏?花痴状捏?谁看见他美丽的脸生物曲线不会发生点变化啊,他到底有没有审美常识啊!气死他了!

朔风懒洋洋的往一旁沙滩上一躺,看着天空发呆。花千骨和轻水他们总说他没有存在感,也难怪,至今为止,他连存在是个东西都还没搞懂呢!

43、“别傻了,没有人心疼的伤心不值钱。忘了他,忘了他,我带你走,不要再管这狗屁不通的世界,不要再做什么妖神了,我带你走……”墨冰仙

44、“不要老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是他们对不起你!”——墨冰仙

45、以前的我很快乐。就因为太快乐了,所以当悲伤降临,如此轻易的就被完全摧毁。可是人不能借口逃避悲伤,就忽略那些自己应该做的事。这次我要把握命运,自己做出选择。无论如何,谢谢最后这段最难熬的时光里,有你陪我。虽然明知道是假的,但是我还是很开心。——花千骨

(从这里开始,就不是果果的了,是其它番外的哦)

46、想想十一师兄的好,你偷懒他帮你打掩护,你逛街他帮你雇马车。你逃学他帮你做功课,你闯祸他帮你背黑锅。——花千骨

47、花千骨望着眼前景象,依稀觉得仿若回到了从前,彼时她还只是绝情殿中傻傻的小徒儿,束两个包子头,以茅山掌门的身份跟在白子画身后参加群仙宴,轩辕朗拜入洛河东门下,却依旧是一脸的青涩,她在蟠桃园抱着个硕大的桃子啃,然后不小心将桃子砸在了他的脑袋上。花千骨呵呵笑,一切都清晰的彷如昨日,谁能料到之后又经历了那样多的生生死死。

48、墨冰仙淡笑,“旁人不告诉你,是不想你伤心。白子画不告诉你,是他从不认为这能丝毫减少你曾经遭受的伤害。东方彧卿不告诉你,是不希望你为此动摇,心软回头。而我今日告诉你,是希望你明白他曾经所受过的冲击,便也明白了他今日的所作所为。”——墨冰仙

49、糖宝拽着他的衣裳往上爬,“十一师兄,亲亲。”

落十一低头 ,温柔道,“糖宝,答应一个条件亲一下好不好?

糖宝开心的点头,十一师兄主动说让她亲耶。

落十一抱着她,轻轻道,“糖宝,以后不许再说娶轻水这样的话。”

“嗯嗯!”糖宝刷刷点头,然后啾啾往他唇上亲了一口。

“不许再和太上老君家的八宝灵虫说说笑笑。

“嗯嗯!啾——”。

“和我发脾气,不许再说要独自回异朽阁这样的气话。

“嗯嗯!啾——”。

“不可以再躲在绝情殿好几天不来见我。”

“嗯嗯!啾啾——”。

“糖宝,要相信我……”

50、幽若捂了捂耳朵,实在受不住的嚷道,“喂,糖宝,够了哦,你牺牲了名节,十一师兄就没有吗?”严格说来,她还是觉得十一师兄吃亏一些。

哭声突然戛然而止。

正在众人摸不着头脑之际,糖宝沉重而坚定的声音一字字传来,“我、决、定、了!”

下一秒,糖宝顶着一对肿着的核桃眼,雄纠纠气昂昂的走了出来,“只有这一世修炼成一个男人,才能保住我的名节!”

花千骨无语了,刚想开口,身侧沉默了许久的落十一却突然抬起了头,一咬牙,似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把抓住糖宝,目光透着一丝不顾一切的决绝,“糖宝,就算你修炼成一个男人,我也不会放开手!”

51、“瑶矶太子欲请我长留的‘甲’班弟子去瀛洲仙岛观摩,与门中弟子切磋历练。”

———切磋历练?哼,当我不知道瑶池宴上你看上了我“甲”班的班葵?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没门!”

“长留虚云长老提议,将我派下届弟子的招收范围扩大到三重天外的青华门。”

———青华门?哼,当我不知道你妹夫的姨母的小舅子的闺女是青华门的大小姐吗?!

“休想!”

“掌管长留山八百里水域的水冥仙者奏请,将五行之水扩展到长留北侧簏木之带。”

———争地?哼,早知道你和木冥老儿互掐得厉害,两个都不是好东西,掐吧掐吧,我坐收渔利!。

“可以。”

51、回到偏殿时,白子画正坐在桌前端着一本书,见她回来,淡淡道,“都聊了些什么。”

花千骨三两下熟练地钻回他怀里,找个位置挂好,叹口气道,“师父,我今日才知道,原来他这一路也走得十分辛苦……”

白子画没有言语。

花千骨抬头求道,“师父,我们多住几日可好?”

他闭了闭眼,仍旧点头,“好。”

气氛有些怪异,她莫名的四处看看,视线转回他手中的书上。

……拿反了。

她家波澜不惊的师父居然拿反了!!

她恍然大悟,眉开眼笑,诱拐道,“我与轩辕说话,师父吃醋啦?”

“没有。”

她不依不挠,“就是吃醋了。”

“没有。”

“明明吃醋了。”

“我们明日便走。”

52、“嗤。”春秋不败阴笑一声,“魔君大人原话———抓回来就是,生死不管,形状不限。”

53、“师父,您醒啦。”舞青萝欣喜万分。

唔,他支吾一声,无力道,“难得你们还有些孝心,知道来给为师送个终。”

“师父,您胡说些什么!”火夕焦急嚷道,“虽然伤得重了些,伤口深了些,流血多了些,可是绝对没生命危险的!!”

他无语,白他一眼,他家憨厚的徒弟能把他每句玩笑话当真,这种本事也实在难得。

54、许久,耳光声终于停了下来,赫连百潇厌恶的擦擦手,鄙夷道,“你这贱人当真小人嘴脸,当着我家连城的面不敢说,此时却来背后放暗剑?!一定是嫉妒人家比你貌美,比你心善,比你好人缘!我说你这贱人可有姐妹,可有爹娘?快快劝他们悬梁的悬梁,撞墙的撞墙,生出这种孽障来,不如让我一掌送你去西天,听如来讲讲经?”——赫连百潇

55、杀阡陌倚在座上,睨着众人,“本魔君就是要你们明白,管他是妖是仙,我要谁死,谁就活不了……”。——杀阡陌

56、他们从前敢放肆,逼他亲手了断孽徒,只因为相信白子画是个绝对理智的人,但事实证明,理智的人一动起感情来往往不是人……

57、赫连百潇转过身来,笑得十足暧昧,“啧啧,儒尊,我们在做什么你看不出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孤男寡女,拉拉扯扯,那自然是非奸即盗嘛!”——赫连百潇

58、白子画顿住步伐,唇角抽了一抽,望着村子尽头她的那间小茅屋,屋前正是一片鸡飞狗跳……

花千骨戳手指,结巴道,“师父……其实……你走了不久,轩辕就偷了洛河东的桃花酒来看我,因是满满一大坛,一次实在喝不完,他就在院子里移了些桃树,再将酒埋在树下,什么时候来看我便顺手取出一些来……后来他又派了许多花匠来照顾桃树,人数过多……便又派了几名厨子来给那些花匠做饭,后来,他又派了一些宫人来照顾那些花匠与厨子……师、师父,他真的说的是照顾花匠,不是照顾我哦!”。

花千骨踮着脚巴着他的衣袖,可怜兮兮的睁着大眼望着他。

白子画咬牙,指着屋前上蹿下跳的两只金毛大山鸡,“这个呢?”

“呃……这、这个……没几日杀姐姐又来了,死拖活拖要带我去魔宫住,我当然是不肯啦,我要在这儿等师父,杀姐姐就留下了火凤帮忙看门,后来他家青鸾又离家出走找了来,因为这两只神鸟我不大会喂养,杀姐姐便经常来帮忙照顾……真、真的只是照顾鸟哦,师父千万别误会……”

白子画幽幽看她一眼,抬头道,“这墙上挂的十几架琴呢?”

“……后、后来墨冰仙说他一人在蜀山山巅实在无趣,便抱了名琴来与我切磋,临走时将琴留下,下一次再抱个不同的来……可不是孤男寡女的切磋哦!他那个小书童重笙一直都跟着的……”

白子画勾起一抹冷笑来,“还有么?”

“没、没了……”

白子画挑挑眉,“异朽阁主没来凑一凑热闹?”

花千骨忙辩解道,“师父,他当真没来凑热闹!”

白子画神色稍霁。

花千骨认真解释道,“原来咱们都不知道,师父送我来这儿时,他就已住在隔壁了……”

“……”

“师父,你、你说句话好不好……”

“……”

“师父,徒儿当真只当他们是朋友,就、就像小哼唧一样!”

“……”

“呃,师父,你神色有些不大对啊,没、没事吧?”

“没什么……”白子画蹲下身来,勾勾唇角,一字一句道,“师父一不小心,上了几只哼唧兽的当。”

59、这世上我最怕两样东西,鬼和师父。

60、白子画你以为死就可以挽回一切了吗?我没有师父,没有朋友,没有爱人,没有孩子,当初我以为我有全世界,却原来什么都是假的。爱我的,为我而死,我爱的,却一心想要我死。我信的,背叛我,我依赖的,舍弃我。我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求,只想简单的生活,可是……是老天逼我,是你逼我!你以为到了现在,我还回得了头么?

61、白子画,你其实从不信我,你只信自己的眼睛。

62、如果可以,我宁愿不惜生命去交换,只要可以重来一次,首先,回到做他身边小石头的自己。

63、姐姐,你好高好漂亮啊,唯一的缺点就是胸小了点。

64、糖宝她习惯了热闹,最不喜欢一个人。没有人照顾,孤孤单单会很可怜的。既然她那么爱你,你去陪她可好?

65、你若自愿陪我睡一晚,我就放一个人,如何?

66、竹染,他是唯一一个陪在身边的人,这些年来,不管是在蛮荒还是成为妖神之后,总是在最苦的时候,他与我相依为命。六界与无关,他对我却是重要的。

67、很可笑吧,六界因我狂掀澜,苍生因我遭涂炭,血流成河海,骸骨积如山。可我真正亲手杀的,却只有落十一一人。

68、我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任何能够和他相比。

69、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哪里有爱了,你只是爱上了自己的坚持。你是一国之君,骄傲自负,无法忍受得不到的失落感罢了。放着身边好好的人不珍惜,始终追逐着天边的浮云幻影。你和我经历过什么,又懂得我什么了?简单一面,就让你无视了身边之人跟你几十年的出生入死,朝夕相伴。口口声声说什么爱,你这样的人,真的懂什么叫爱么?你好好摸摸自己的心,看个清楚了,自己到底爱的是谁!

70、小骨,随师父回家。

71、没有喜欢也没有不喜欢。所以,不管以怎样一种方式活着,对于我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72、宿命如何?就算是妖神,也是我白子画的徒弟。只要我当她师父一天,对她,还有对她所作的一切,都会负起责任。

73、身为妖神,拥有妖神之力,就是错了。

74、孽徒花千骨,虽然犯下大错,所幸挽救及时,避免了妖神出世为祸苍生。那十七根消魂钉,是长留山代天下对她的处罚。而这废掉她的一百零一剑,是我做师父的,对自己徒弟的管教。虽不足以偿还和弥补她犯下的错,却已能叫她好好静思己过。众仙慈悲,就算是妖魔,若能放下屠刀,也会给一个向善的机会。她年纪尚小,还未能清楚辨别是非黑白,是我教徒无方,才会让她一不小心行差走错。当初拜师大会,我在长留先仙面前立下重誓,好好教导她,不料如今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我对不起长留先仙,更对不起六界众生,理应与她一起受罚。

75、小骨:师傅,小铃铛上为什么有这么多裂纹啊?白:因为被一个很笨的人不小心弄碎了。

76、这些舌头都很听话,有时候也会需要浇浇水,有时候也需要把天顶打开,让它们晒晒太阳。

77、骨头--- 不要看!

78、骨头,不要死,听我的话,不要死。就算这世上没人爱你,你也要好好爱自己。

79、这世间,没有什么不需要付出代价,那些萝卜,是你见我的代价。而你想从我这里知道的,无论是真相还是消息,代价的大小由其价值来决定。你已经付了报酬,我给你解答,可还公平?

80、等着我,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再回来的,不要怕,相信我。

81、我向来不管闲事,别在我眼下碍事。

82、修仙之人讲究相辅相成,一面变得越强,另一面就变得越弱。

83、小骨:我也是长留的人,你要是杀他们,就先杀了我吧!

84、竹染:花千骨,你就这点出息?

小骨:我不怕苦。

竹染:这不是你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你本来就不应该受着这样的苦;长留对你不仁,白子画对你不义。

85、异朽君:为了救骨头,我可以牺牲我自己,也可以牺牲任何人。

86、竹染:我不是利用她的感情,而是我跟她根本就没有感情;我不像你。

87、异朽君:只要是能救骨头,刀山我也上,火海我也跳。

88、异朽君:如果在蛮荒回不来也好,只要骨头愿意,我愿在蛮荒陪她一生一世。

89、白子画:我说过,我不再收任何徒弟。

90、异朽君:你不了解骨头,在她的世界,除了她师傅,没有人能让她屈服。

91、花千骨:我的愿望是能有好多好多的朋友。

92、白子画:人有多大能力,就要承担多大责任。

93、白子画:我白子画平生所愿,扶正道不衰,守长留永兴,护八方安宁。

94、白子画:千骨姑娘,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我身负师门重任,今日一别,从此永诀。

95、世界上最可悲的事事当过去深爱你的那个人成为你的一切之时,你却对她不再重要。

96、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很多事,你越是想去弄个清楚,反而越是困惑,心中一旦有了执念。就像线团,只会越扯越乱。子欲避之,反促遇之。凡事顺其自然就好。既来之。则安之,这才是生存之道。

97、年少的承诺,执着的相守。看似美好,却是无情。

98、因为我爱你,所以永远斗不过你。

99、在你转身错落的那个轮回间,我已万劫不复。

100、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