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穷与富》第3章 躲避白朗祸害,暂居兰州

发布时间:2021-02-09 21:02 已有: 位访客

第3章躲避白朗祸害,暂居兰州
  三十年代的时候,军阀混战,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时有农民起义部队出现。如白朗起义军采取流动作战,转战于河南、安徽、湖北、陕西、甘肃等省,行动敏捷,防不胜防。民国政府调集豫、皖、鲁、鄂等省军队二十万人,对起义军围攻堵截,大举进剿,仍无济于事,对其杀人越货形象描述极其恐怖。
  某年刚刚进入秋天的时候,白朗起义军一部来到甘肃南部,有侵犯岷州的迹象。城里官商居民形成共识:“跑白朗”。
  随着不断传来白朗部队距离岷州城越来越近的消息,人们很快收拾携带细软,扶老携幼向乡下和周边市县分散跑路避险,开始“跑白朗”。
  这天下午,白朗部队离岷州城越来越近,祖父计划先租乘一个牛皮筏子沿洮河往下避开白朗队伍,再租乘马车去兰州。在李干事陪同下,祖父在城北乘铁索木船渡过洮河,在他们非常熟悉信任的陈家崖两位农民朋友家中,分别将两皮箱贵重物品寄存后。又请李干事明天寻找两名能够在洮河驾驶牛皮筏子、水性好的水手,打算租乘一个牛皮筏子沿洮河去往兰州避祸一段时间。
  次日,东山天际刚刚露出鱼肚白,李干事带着两名水手来到大门口,进入院子着急说道:“白朗部队一部分人马已经宕昌过来了。家里全部准备好没有?你们立即去北门外洮河边,坐牛皮筏子赶紧走。”
  祖父焦急地回答李干事说:“天没亮就一切准备好了。你怎么办?去哪里避祸?”
  “我家里避祸的事情一切都安排好了。你们赶紧走。”
  “那就好。一定要注意安全。保重。”
  “一路顺风。保重。”
  祖父立即对祖母等人说:“大家赶紧走。”
  门外早就等着一辆马车。祖父母带着三个孩子和丫头小莲,带上连夜赶做的干粮,坐上马车立即向北门外洮河边飞驰而去。
  不一会,在这两名水手带领下来到洮河边,大家上了筏子坐好后立即启程。
  牛皮筏子由两名水手驾驭。载着一家人一路向东北、向北,沿着弯弯曲曲的河流往下游漂流而去。
  大家都没有在河里面坐过牛皮筏子,感到十分新鲜,他们观看着沿河风景。只见洮河水清澈明亮,翻腾着白色的浪花。河水两边碧绿、黛青的山峰展现眼前。随着两边地势的高低,水流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筏子随水流也一会儿快一会儿慢。
  这个时候是九月气候,坐在牛皮筏子上,早上感觉有点凉,中午太阳出来后,晒得大家浑身暖洋洋的很是舒服。这时,只见洮河水面只是运输木料的木头筏子,在河里面逐渐多了起来。
  下午快两点的时候到了北路的中寨渡口码头,大家下了牛皮筏子,按照说好的价钱给了水手工钱,互相道别。大家只是早上吃了几口饼子,这半天几乎没有吃过饭,也没喝过茶。祖父立即找了一个饭馆,全家人这才吃了一口热饭,喝了一些热茶。
  吃饭、休整了一会后,大家上了提前联系租好的马车,向兰州方向出发。
  随着哒哒哒的马蹄声和吱吱喳喳的车轮声,马车一路向前而行,忙忙碌碌中,一路无话。第二天天色黑了两个时辰才到了临洮,在旅馆简单吃了晚饭,路途大家都很疲乏,来到在旅馆登记好的房间倒头就睡。东边天色刚刚出现白色大家就又上路了。坐在马车里一路上大家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祖父在想,自己这几年在岷州任上的公事没有出过任何纰漏,一直顺顺当当,干公事的闲暇时候还交接交往了很多淳朴豪迈的岷州人。这次到兰州后可以见到岳母、夫人的两位舅父即自己的省法院上级,两位舅父这个时候一个在甘肃省高等法院民事庭,一个在刑事庭。见面后可以和他们交流诉讼准备、证据调查、案件审判等一些公事方面,自己不清楚含含糊糊的问题。
  祖母在想,再有不到几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兰州,马上就要回到从小生活的兰州市,马上就要见到分别几年的母亲和自己的两位舅父及其他亲人,内心感到十分高兴。
  丫头小莲在照顾大家的时候也在想自己的心事,自从离开家随王先生和夫人在临洮、洮州、岷州居住生活以来,一直没有回过家再见过父母及其他亲人,这次到兰州后肯定会与他们见面,内心十分激动。
  大人特别是三个孩子一路坐马车都坐得有点心急。傍晚时候才到了西果园、小西湖附近,大家都很是兴奋,大家观看华灯初上的兰州傍晚时刻景致。
  外地所有车辆不能进城。于是祖父雇了一辆马车,正准备前往张掖路216号高府。
  这时,高府伙计老李快步走上前,鞠躬行礼朗声说:“姑爷您好。小的等了两小时,刚刚才发现你们。对不起,发现得太迟了。我让车夫马上把府里马车从对面马路赶过来,咱们回家。”
  又对那位祖父雇的马车师傅说:“这位师傅对不起了,我们接我家姑爷半天了,才刚刚接上。你就找其他活吧。”
  那个师傅也大度,口里说着:“没事,没事。”就过去另外找活了。
  一袋烟功夫,大家坐着舒适的高府私家马车,到了张掖路高府。
  只见坐北朝南的高大门楼两边,各有一个两尺高的汉白玉石狮子蹲坐门口,两扇朱红的大门上面钉着一排排明晃晃、亮晶晶茶杯口大的铜钉,显得异常威严。
  一走入大门是前院,左右各五间东西青砖瓦房,西房有两间是马房带放马的草料,三间住马夫、厨师等。东房两间住人,三间放杂物。六尺高的影壁隔成前后院,过了影壁就是后院,七间全木质两层北房,雕梁画栋,窗户全部安装的玻璃,室内显得宽敞、明亮。两边又有五间砖木结构东、西厢房,东厢房两间用于厨房,三间用于吃饭。五间西厢房用于来客人时,来客住房。
  听见门外马车声音,大舅父夫妇立即从影壁隔着的后院迎出,我的祖父、祖母立即紧走几步面向他们鞠躬行礼问好,又让三个孩子赶紧喊舅爷、舅奶奶。
  然后与姑舅兄弟姐妹们一一行礼见面,互相问好。
  进屋后,大家上前向祖母的母亲、六十八岁的老太太磕头,行礼问好,母女相对喜极而泣,又让三个孩子赶紧过来喊姥姥,老太太第一次看到自己漂漂亮亮、结结实实的三个外孙子女,内心非常欣慰。
  晚饭也已经准备好,大家洗脸后稍事歇息。
  大舅母笑着招呼大家去饭厅用晚饭。看到大家都坐在了饭桌边,就又对大家说:“今天天已经黑了,大家晚饭随便吃一点面条,晚饭吃面条胃里边舒服。明天我们再好好吃一顿,给你们接风。”接着又告诉大家说:“晚上住的地方昨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今天在河上坐了一天羊皮筏子,你们可能乏的很,就早一点歇息哦。一会让小莉带你们去卧房。”
  明晃晃电灯照耀下的饭厅(不像岷县那时候还全部使用昏黄的清油灯和煤油灯),饭桌上已经上好了三泡台盖碗子和两荤两素四个小菜,厨房师傅已经下好了兰州风味臊子面条,高府丫头小莉端着盘子将饭碗一一端上饭桌,然后又给三个孩子端来了没有放辣子的小碗面条。小莲吃了一碗臊子面后,与小莉招呼孩子们吃臊子面。年龄相仿的小姑舅们已经玩得很熟悉了,他们说这说那,都很高兴。
  大人们则刮着盖碗子交流路途所见所闻、对时局的看法。谈到“跑白朗”的事情,祖父忧心忡忡地告诉大家:“来岷州的白朗部队里面有个十分凶恶、残忍之徒,被人称呼马大面的。他在宕昌的马家堡子村,对当地最富李家户主百般折磨,逼要金钱、细软。将他双手捆绑后吊在自己家房梁上,脚尖着一点地面,一小时后放下来一分钟,随后又往上吊起来。不断的吊起、放下,又用削尖的竹筷子在两个胳膊和双腿软肉上扎、剌,不一会满身是血。还让家里人在当面观看他本人遭受痛苦折磨,马大面高声吼叫让本人、让家人拿钱、拿首饰。就这样折磨了一天、一晚,人已经和死人没有什么区别。最后李家被折磨的受不住了,东家借西家下话凑了一些钱财。马大面一伙拿了李家几乎全部家财和李家妻子在娘家借的五十多块银元,两个金镯子、一对金耳环后,才离开了马家堡子村李家。人们将这个马大面传得太凶残了。听到这个消息的岷州城里光景稍微好一些的人家,都离开出去避祸了。”又对大舅父说:“我们全家来你这里住一段时间避祸,给你们家带来的麻烦希望能够谅解。”
  大舅笑着回答:“一家人怎么见外了,没必要客气的。你寄出的信已经收到三天了,知道了你们那边的情况,我们大家就一直在准备你们的吃住。今天早上估计下午五点左右就到兰州,当时就已经安排李大安和马夫去接你们。不能客气呃,就安安心心住下来吧,家里各个方面都很方便的。”
  小莲家离这里不太远,这时向大家告辞后,离开大家,前往个人家里去见自己的父母亲。
  第二天吃过早点,大舅带外甥女婿前往甘肃省高级法院,去见之前的同事们。
  祖父离开省高级法院去临洮、洮州、岷州已经七年了,变化很大,有些同事已经离开省高院去了地方法院,有的去了别的机关单位。祖父见到之前一块共过事的同事,他们聊得十分开心,交流了分别后相关事情。随后又去刑事庭见到了小舅父,鞠躬行礼问好后。见他聚精会神伏案阅读案件卷宗,就说了来兰州情况。
  小舅父停下手里公事说:“那明天来家里,咱们仔细聊聊哦。我现在看的这个手上案子,今天下午要开庭审理,现在得仔细过一下。”
  双方约定自己全家明天去他家拜访,然后告别。
  不一会就到了中午下班时候。与大舅父一同回到家里。
  中午饭是一桌丰盛的兰州特色美食,小莉陆陆续续用盘子将饭菜端上饭桌,两家人围坐桌旁,边吃边聊。
  次日上午吃过早点,一家人前往位于兰州市武都路298号的小舅父家。他的住宅比大舅父的院子小没有后院,也没有马车,遇到出远门就租用马车或黄包车。大门与他大哥的完全一样,据说是同一个工匠修建的。
  一进入院子,只见院子中间是一个圆形花园,里边有七棵五尺高的牡丹,他们说是五种颜色,到了春天这些牡丹一棵接一棵开的非常漂亮。二尺高的花院墙上全部是各种名贵花卉和盆景,院子地面用方形青砖铺就,院落布局十分精致。迎面有七间木质两层北房,房屋柱子漆成红色,门窗全部安装着玻璃,室内很明亮。院子两边有砖木结构厢房,东厢房两间当厨房三间用于吃饭。西厢房有三间,用于来客人时居住。他比大舅父小八岁,但是法院刑事审判能力十分突出,这时已经成了省高院刑事审判厅著名法官。
  大家进入院子,观赏浏览花园里花木、花园墙上花盆里花卉和盆景。
  小舅父已经去上班,小舅母与大女儿十分高兴,大家亲亲热热、高高兴兴聊天,交流分别以来感兴趣的事情,并约定下午去兰州照相馆照相。
  只见厨房里边已经十分繁忙,厨师在二名丫头帮助下,他们正在准备中午饭。
  快十一点的时候,小舅父拎着两瓶法国红酒到家。饭桌上已经陆陆续续由丫头小花端盘,上了好多精品兰州地方菜。厨房师傅厨艺水平高,今天这一桌饭菜做得十分精致。
  吃饭时候一瓶红酒慢慢喝完了,第二瓶打开后,饭也已经吃完,就去了二楼客厅继续喝红酒、聊天。
  他们二人年龄差距不太大,以前又是同事,学识相似,共同语言很多。说下午不再去上班,要好好交流。
  一下午,他们对时局、对兰州、岷州当地风俗,特别对法律方面,如原告被告的诉讼应诉、证据调查、依法审判等等交流、交换了个人看法和观点。
  他们聊天的时候,祖母她们几人在小花、小梅两名丫头陪同下去百货大楼等商业繁华地方买了一些衣服,随后去兰州照相馆照了相(照的这张相片一直保存至今,照片上是祖母和她小舅母与大女儿,我们的大伯父与姑母五人的合影)。
  不知不觉之间在兰州住了十五天。这期间,拜访了一些祖母的长辈和以前关系密切的亲戚,通过深入交流,互相知道了各自两家、两地一些近况。
  这天,从岷县来兰州的邮差带来了县政府信件,信里面对王先生全家前往兰州躲避白朗祸害,表示真诚地慰问,现在白朗祸乱已经结束,乱兵队伍已经离开岷州县城,现恭请王先生回岷县去处理公事。信上约定,后天上午派人带马车来兰州把他们一家接回岷州。
  祖父一家回到岷县后,才知道白朗这部分部队占领岷州县城这一段时间以来,白朗部带队头领安排的侦察人员侦察到吉鸿昌师长已经派部队追赶过来了,他们感觉长期占领岷州城再没有什么油水了,以后没有什么前途,就陆续离开岷州又去侵扰别的地方去了。
  在岷州城被白朗队伍侵犯期间,岷州监狱犯人无人管理,所有人犯都被白朗部下释放。祸乱刚刚结束、乱兵队伍陆续离开后,城乡逐渐恢复正常秩序,所有公职人员逐渐返回岗位,岷州监狱亦恢复正常。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个别囚犯陆续自行入狱继续服刑。狱警问及回狱原因,那些囚犯们告知狱警说:王管狱员对他们经常有理有据的说辞,苦口婆心的教育,人性化的管理,把他们囚犯一直当人看,他们必须对得起王管狱员,这才打定主意回狱中继续服刑。
  这些事情让岷州行政公署官员和县政府县长,对王管狱员的管理能力和处理公事的水平十分称赞。
  在跑白朗、躲避白朗祸害暂居兰州期间,土匪祸害加之兵荒马乱使岷州城乡治安极差。祖父寄存于陈家崖的贵重物品两大皮箱,其中一皮箱丢失,一直无法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