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穷与富》第5章 入住岷州不久,三少爷落地异乡

发布时间:2021-02-09 21:02 已有: 位访客

第5章入住岷州不久,三少爷落地异乡公事闲暇之时,祖父对历朝刑律研究的比较透彻,特别对民国《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中华民国民法》、《中华民国刑法》、《中华民国民法典》等律法条文、法治思想经常钻研。因此司法业务比较精通,加之多年的司法实践,法治水平和能力特别强,岷州管狱员任上处理公事能力和经验十分丰富,他每日将岗位上公事处理得井井有条,还时时仔细吩咐部下如何打理公事,才能将个人份内公事做得更加出色。而一个县的公事数量和难度并不大,手下亦打理的有条有理。对狱内人犯更是人性化管教,将其违法犯罪行为按照律法条文公平、公正、合理执法,使人犯他们个人对违法犯罪事实清清楚楚,对照法律条文合理执法让他们心服口服,一心一意服法改造。
  除去研习律法知识、公事处理、与岷州相关人士交往时间之外。能够使自己的后代成为有用人才,平常时候祖父对子女教育极为严厉,经常亲自督促孩子们刻苦学习,对实用国学精华知识积极引导,培养他们学习的积极性。通过精心培养,这时近七岁的大伯父已掌握了一些文化知识。他后来成为甘肃人民广播电台副台长、省广电厅副厅长、高级编辑是与祖父自小的培养分不开的。
  据二堂姐秋云回忆:平时爷手头有两样东西,一个是教育孩子们的木戒尺,若那个孩子不听话,没有完成学习任务,这个孩子他自己会伸出手接受处罚。另一个是他手中的文明棍,在工作岗位的时候,不论是下属还是犯人,发生违反条令违反狱规、犯了错误的时候,他会使用文明棍在地面嘚嘚嘚的敲击,随后有理有据教育这个人,直到当事人心服口服,承认自己的错误才能完结。
  这时候是一九三三年十一月,我的父亲在岷县降生。祖父母内心十分高兴,感激自家人丁兴旺,事业有成,家道殷实。这时姑母已九岁,大伯父七岁,二伯父三岁,全家六人。
  秋云回忆:爷平常时候非常注重办公场所和家庭干净整洁的卫生习惯。自小我们一家人养成的卫生习惯可谓非常严苛。十八岁早逝的姑母异常漂亮懂事,她自小受祖母良好习惯的教育。侍奉父母成了每日必需任务。平时既能做精美针线活,茶饭做的更是精细。平常时候每日爷只食用夫人,特别是女儿亲手所做的饭食。有时姑母生病,还不忘亲手为父亲做饭(家里那时一直有佣人洗衣服做饭做家务),别人所做饮食感觉不卫生不想吃。有一次,来一老乡急找祖父处理急事,不清楚祖父的卫生习惯,急急忙忙找到人,一屁股坐在祖父睡觉的炕头,坐着说完事情后又急急忙忙出了门。祖父内心十分生气,立即用扫炕条帚将来人坐过的地方清扫十多遍才感觉卫生了。
  自从祖父离开陕西户县家乡,后来又离开兰州,一晃好多年过去了。
  这天午饭后,祖父对夫人和孩子们感叹:我现在自己也成家立业,有了四个孩子,也不知户县老家你们奶奶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你们也没有见过她,你们的奶奶、还有我的亲戚们和家乡现在情况怎样了?唉,现在这世道,兵荒马乱的路途及不安全,要不然我一定会带你们去见见他们。过几天没事情、清闲一些了,我给你们仔细说说老家陕西户县的事情,也说说你母亲老家兰州的一些事情。
  来到岷县的这一段时间,祖父一家人感到居住在县政府安排的衙门口那个小院子极不方便,这处房屋还十分陈旧,下雨天屋顶漏雨,还有匪患及强人时不时的骚扰。就想着搬出去住,时间不长住租在了陈家崖村,那地方有洮河为险匪者难渡,还有正北位置岷山脚下全年明亮的阳光,三位关系密切的农民好朋友。
  那时候在岷县有一些人十分信仰同善社宗教活动,但是没有活动场地,于是同善社信徒们商议集资建设同善社活动地方。经过负责人在好几个地方选址,后来决定选在人民街义学巷这个地方。在与县城人们交往过程中,接触、了解、信仰同善社的祖父母决定,将家庭一部分积蓄投入到建设同善社。他们投入的资金几乎是这个建筑物资产的五分之一。同善社动工修建的时候,祖父还安排了狱里一部分自愿无偿劳动的犯人,时不时前往同善社建设工地劳动。因此,同善社建成后他们有资格在那个大院子里面居住。
  据二堂姐秋云回忆:自从我记事起,祖父我们一大家人就居住于人民街义学巷同善社这个大院子里。这院子地方很大,后园子里有很多果树,有梨树、杏树、李子树等,还种植着各种蔬菜,每一年还养着几口年猪。前院子朝西是大门,进去迎面是五间东厢房,我们一家人就住在那里。南面七间两层木质楼房是主房,是同善社信徒们聚会活动、接待各层宾客和信徒的地方。院子西面与大门并排有四间西厢房,有三间用于客人居住,一间堆放各类临时东西。院子中间用青砖砌二尺高花园墙围起来的小花园,我们婆非常喜欢种植花卉,她在花园里面种植着很几种鲜花,花园墙上面一周种植着各类名贵盆栽花卉和盆景,一到了夏天小花园里边各种鲜花交替盛开,十分美观。
  自此,祖父一大家人就居住到了人民街义学巷同善社这个地方了。
  
  第6章我的原籍西安市扈邑区
  这天是端午节。学校放假,不用去上学。
  一上午,姐弟三人与年幼的三弟在院子里玩得很开心。
  祖父今天也不用去办公室。这时他坐在花园旁边,边看石桌上的书籍边喝茶,边看他们开心快乐的玩耍。
  中午的时候一家人吃端午节日午饭。只见饭桌上了六样荤菜和素菜,还上了红枣心、蜂蜜心、核桃仁心、花生仁心这四种很有特色的粽子。祖母还在孩子们胸前悬挂上了刺绣漂亮的荷包,在他们额头、双耳孔、双鼻孔都点上了雄黄酒。
  然后,他们在院子里嘻嘻哈哈玩闹,吃着粽子,把玩着胸前的荷包。
  这时,祖父也来到院子,招呼孩子们围坐一起:“来。都过来坐下。今天没事情,我给你们大家说说咱们老家的一些事情。”
  随后表情慈祥地向孩子们说道:“以前一直打算带你们去户县老家看看家乡,去见见你们奶奶,见见你们的亲人们。只是你们知道,这几年一直兵荒马乱的,路上也极不太平,一直去不了老家。”
  停顿了一会,他表情严肃的继续叙述道:“那我今天就给你们先把老家的情况简单说一说,使你们对老家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
  思考了一会,他表情凝重的告诉大家:咱们的老家在陕西户县,古时候称鄠县,那地方很有名气的景点有草堂寺、重阳宫等。咱们户县在很远的新石器时代,华夏祖先便在这个地方劳动繁衍生息与自然界进行艰苦的斗争,创造了原始公社氏族文化,为后来鄠邑区地区方国(包括邑、方、都、邦)的形成提供了先驱条件。晋代的时候户县属始平郡。清代仍依明制,鄠县属西安府。民国元年的时候,废陕西布政使司,鄠县(这时候称呼户县)属西安府。民国三年撤销府的建制,全省分三道,户县属关中道。民国十六年撤销道的建制,户县属陕西省政府直接管辖。民国二十六年陕西省政府以下设立行政督察区,户县属第十行政督察区管辖。
  思考了一会,喝了一口茶接着说:户县老家这地方在西安市西南郊区,一马平川几乎没有山遮当,一年四季气候温和,不像岷县这地方冬天太冷。户县老家也有我们王家家族的产业,字号名称叫“三乐堂”,经营商业、小手工业、房地产等企业,他们经营得很是不错。以后有了条件,我一定带你们回户县家乡生活。老家也来过信告诉我,给我们大家也留下了一院住房,让我们一家回去在家乡居住。
  但是,这个时期抗日战争,然后又是解放战争,战事连年不断,路途极不安全,不敢贸然上路。解放后家庭经济收入陷入困境,一家人再也没有了回陕西老家生活的经济条件。祖父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的母亲、亲戚、同学和家乡朋友们。
  
  去年的十月五号去兰州看望大伯父。只见九十二岁的耄耋老人,精、气、神十足,与我聊起他们四兄弟以及陕西老家情况和我的祖父母:“你爷爷在老家兄弟姐妹少,但堂兄弟姐妹比较多。他在老家自小刻苦学习,不到二十岁他的学业就在当地非常出众。在老家成婚后生了个女儿不久,夫人过世。一年后又与一位夫人订了婚,但是还没有完婚这位夫人又过世了。你爷爷的父亲过世后不久,甘肃省高级法院在全国范围招录职员,被你爷爷看见招录消息后,就来到兰州参加招录。经过严厉的考试、挑选程序后,你爷爷成了甘肃省高级法院的一名职员。在省高级法院工作时期,同事赵家兄弟十分看好他的学识和为人处世能力,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熟、越来越好。你爷爷经常去他们家,慢慢认识了他们的外甥女你们的祖母。后来与你祖母建立了婚姻关系。结婚后时间不长,你爷爷被省高级法院外派临洮法院,当院长助理两年后,因处理司法公事能力强,又被临时外派洮州管狱员岗位,不到三年被正式任命,去岷县担任管狱员。”
  过了一会,大伯父又对我回忆起了他的外祖父母:“再说说我们的外祖父母。我们的外祖父你们的外太爷,他姓高也是陕西人,是清朝光绪时期举人,外派甘肃S县任县令,娶兰州赵家姑娘为夫人,三年后有了一个儿子和你祖母。赵家姑娘姐妹两人,大姐嫁给了省政府办公厅的一个官员,多年无子嗣。为了大姐婚姻7稳定,大家动员妹子夫妻(就是我的外祖父母)将儿子过继给大姐两口子,说以后没问题还能生儿子。可是后来外祖父好多年再没有生儿子和女儿,身边只有一个女儿就是你祖母一个。在S县县令任上,你外太爷一直因没有再生过儿子,而自己儿子被别人养育,内心郁郁寡欢,心情抑郁,不到四十五岁就在任上过世了。外祖母母女她们被我们的大舅父接到兰州居住(前面书中讲述,在省高级法院任职的赵家兄弟)。后来你祖父和祖母就在赵家认识,时间不长就结婚了。”
  过了一会伯父又对我说:“我们几十年在岷县生活的王家,故事很多你一定要写下来,留给大家看。”
  伯父这是第二次告诉我,让我把王家人们生活、工作的故事写下来。
  第一次是两年前祝贺他九十岁生日时,寿宴结束后他告诉我,要我把王家故事写下来。
  我暗下决心,决不辜负他的期望。我将利用一切时间进行写作,尽快脱稿让他第一时间修改、完善这部书。